永辉一季度利润大增50.28%,云创去年营收增283%,分拆后都挺好!

1评论 2019-04-28 11:47:37 来源:东方网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对于云创,也许我们需要的,仅仅是再多一点的耐心。

永辉一季度利润大增50.28%,云创去年营收增283%,分拆后都挺好!

    -1-

  没有任何意外,分拆云创后的永辉超市(行情601933,诊股),交出了一份增长向好的财报

  4月25日晚间,永辉超市发布了2018年年报及2019年Q1季报。根据其2018年年报披露,永辉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705亿元,同比增长 20.35%,净利润 14.80 亿元,同比减少 18.52%。

  2018年的利润一定程度上受到了云创在创新业务投入上的影响。但永辉超市一季度的利润数字就非常抢眼,其2019年Q1季报显示:一季度营业收入222.36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8.48%;净利润11.2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了50.28%。

  这样的一份财报,的确让人更直观地感受到了永辉超市在传统卖场经营上的实力——在线下门店尤其是大卖场的运营水平和盈利能力上,其实它一直没有改变过。永辉超市的开店拓展仍在持续,2019年一季度新开超市21家、Mini店93家。

  不再受到业务创新需要持续投入的拖累的永辉超市,未来一个时期的业绩应该不会再成为投资者担心的问题,业界更为关注独立后的永辉云创的未来命运。

  但随着彭华生和张豪两位副总裁日前分别由永辉云创和永辉超市进行对调,永辉云创未来在业务上的侧重也基本“落听”,将着重改善生鲜供应链体系以强化市场运营和核心竞争力——张豪在生鲜供应链上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是永辉超市的核心高管,主导大供应链事业部,对调至云创后,将以创始合伙人的身份,负责永辉生活业态经营以及云创供应链建设。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破除了所谓“兄弟分家”的种种传言。实际上,尽管云创从永辉超市剥离,但互动和协同的程度依然很深,资源同步与共享也并未受到影响。而外界对云创的未来发展,也因此更有底。

永辉一季度利润大增50.28%,云创去年营收增283%,分拆后都挺好!

    -2-

  张豪的到来意味着,在调动永辉超市资源尤其是生鲜供应链领域的资源,云创将会“更上一层楼”。

  这也是云创旗下永辉生活业态最需加强的——当永辉生活能充分融合和分挥原有超市业态在生鲜经营上的优势,才是其真正能在市场发力之时。

  这当然也让市场对云创有了更多的信心。

  自去年“独立”后,云创就一直身陷舆论的不利漩涡,市场猜测纷纭,如说分拆云创是因为两位创始人有矛盾、分家、兄弟阋墙....虽然哥哥张轩宁和弟弟张轩松在不同场合均不约而同打脸了这些说法。最近的一次,是永辉云创创始人张轩宁3月份在沃顿商学院的一场会议上公开表态称,“永辉云创的独立,是为了更好地做业态和模式创新。这只是一次新的分工,不存在分家的问题。”

  当然,这并不代表双方不存在分歧。2018年12月13日,永辉超市曾公告称,兄弟两人在公司发展方向、战略等方面存分歧,对子公司永辉云创(超级物种)的定位、发展路径也有不同意见。

  只是这样的分歧并不意味着激烈的矛盾或上升到兄弟阋墙的“高度”。张轩松也曾在股东会议上强调说:“我和轩宁没有任何矛盾,没有一分钱矛盾。”

  张轩宁仍然持股永辉超市7.77%,而张轩松持股14.70%,两人仍然是永辉超市自然人持股最多的。另一个大家热衷谈论的是永辉云创的股权结构,张轩宁为第一大股东,持有29.6%,永辉超市持有26.6%(2018年12月转让张轩宁20%之后的持股比例),为第二大股东——如此交叉持股,又是云创的大股东和二股东,谁见过这样的“兄弟阋墙”?

  用一句最常见的网络常用语说:编剧都不敢这么写。

  张豪与彭华生的对调就更强调了这一点。而永辉超市在2018年年报中也表示,公司转让部分云创股份,是为了“使其更符合创新企业的发展规律”。

永辉一季度利润大增50.28%,云创去年营收增283%,分拆后都挺好!

    -3-

  业界对永辉云创的质疑和担忧,几乎都聚焦在零售业务创新导致的业绩亏损上。

  数据显示,2017年及2018年1-9月,永辉云创营业收入5.66亿元、14.78亿元,净利润-2.67亿元、-6.17亿元,亏损加大,并拖累了永辉超市的整体业绩。、

  拖累上市公司利润进而可能影响资本市场表现,被视为是永辉剥离云创业务的主要原因。

  永辉云创亏损是事实。不过另一个事实是,几乎所有的新零售企业都在亏损的“朋友圈”——零售创新将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在没有实现盈利或者说商业模式没有完全成型前,亏损仍将持续,而且是一个较长的周期。零售企业必须承受住,行业也应该给予企业更多时间来进行探索与验证。

  一年开出近百家门店的盒马鲜生也同样停下了几近疯狂的开店之举。“‘一套武功打天下’已难以适应新发展阶段,精细化运营将是盒马今年的重点。”一个多月前,盒马创始人侯毅在一场公开会议中如是表示。

  而再往前推几个月,2018年11月底,彼时侯毅的观点还不一样,用了“舍命狂奔”这个词,“对盒马来讲,没有建立起绝对的行业壁垒以前,快速发展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他认为盒马的安全边界至少在400家店。

  但几个月后口风已变,“精细化运营”成为首选。而阿里巴巴CEO张勇在盒马内部会议上直言,盒马应该由舍命狂奔,转向保命狂奔。

  这意味着,盒马也遇到了非常大的经营上管理上的挑战,大店扩张模式大幅放缓已无悬念。

  另外两个互联网企业的新零售业态——京东7-FRESH和美团的小象生鲜,目前还处于初级的试水阶段。美团已经宣布常州等地小象生鲜停业,这基本宣告了其线下生鲜门店尝试的阶段性撤退。而京东7FRESH去年高调称未来5年内要在全国开1000家,但在负责人王笑松被调离7FRESH岗位后,目前只有10几家店的7FRESH已经只能是一个停留在口头上的目标。

  更何况,这些最活跃的新零售企业的亏损情况,可能更为严重。

  相较而言,至少目前来看,永辉云创的发展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灵兽》了解到,目前超级物种开店数近80家,永辉生活近460家,两者加起来已近540家,而永辉到家(卫星仓也即前置仓模式)已经在福州落地并逐步成熟。相较2018年中报时的331家,以及2018年第三季度的478家,云创旗下的超级物种和永辉生活的开店速度虽有所减缓,步伐却没有迟疑,仍开出了近百家新店。

  适度减缓扩张的速度,对此前的创新与探索进行复盘,是一家理性企业在战略选择上的必然。

永辉一季度利润大增50.28%,云创去年营收增283%,分拆后都挺好!

    -4-

  审时度势、面对市场的变化及时做出灵活调整,原本就是中国零售企业最擅长的打法。

  无论是从红标店到绿标店的进化,还是永辉生活、超级物种、永辉到家(前置仓模式)等融合线上线下、多场景消费体验的业态,创立于2015年的永辉云创,是永辉超市在创新业务上的操盘手。

  云创的业态创新,是以生鲜食品为入口,分别以到店(更贴近社区的永辉生活)、升级后的体验(主打优质生鲜食材体验的超级物种)和到家业务为核心,去满足新一代用户对于新的消费场景、商品、体验与服务需求,战略思路上非常清晰。也就是说,云创的想象空间,更多是在未来而非当下。

  这也是永辉云创为什么自己也坦承,从未来而言,永辉云创探索的创新业态仍需较长培育期。

  事实上,业界只看到云创的业务亏损,而忽略了其一年的业绩增长——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5.66、14.78亿元,一年增长了近3倍。永辉超市曾在去年6月份的一次券商沟通会上透露,超级物种成熟门店的坪效已达到6万元。

  永辉超市也充分肯定了云创在业绩上的增长速度,其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于2018年年末已拆分的永辉云创2018年度营收21.46亿,同比增长达283%。

  所以,在营收的高速增长下,对云创而言,需要关注的是其在在业态成熟定型的前提下,什么时候能够迈过盈亏平衡线,一旦这一天到来,它就将进入一个相当长的红利收割期。

  对比起来,在新的行业环境下,作为有着深厚线下零售基因的新零售企业,永辉云创的优势反而凸显。

  永辉云创的生鲜供应链是其他同行(包括所有新零售与传统零售企业)短期内难以达到的水平——永辉在生鲜经营上的能力、经验及资源,在中国零售企业里都应该排在前列,这一点没有争议。

  优势也就在这里,生鲜经营能力的建成无法一蹴而就。正如张轩松所言,生鲜需要有时间来积累,“我们有十八年积累的数千名的买手来负责,很难用资本来赶超。”他说,很多地区性的企业说自己很好,都没有跨区域发展,同时供应链都没有打造,只说某个地区和某个门店好,这个没有太大价值。

  而无论分拆与否,永辉云创都可以共享永辉超市的生鲜供应链。从这一点上说,以生鲜为驱动的新零售变革,永辉云创具备的是最核心品类运营与供应链优势,为其商业模式从探索到打磨成熟提供了足够长的时间窗口期。

  这意味着云创未来具有相当大的市场空间。不过,永辉超市的生鲜和供应链优势在云创旗下业态上的融合与体现仍有待进一步深入。

  值得一提的还有永辉云创对腾讯智慧零售工具的全面应用,从小程序、扫码购、人脸支付、电子价签、微信支付到泛娱乐IP,云创各业态均有落地,在双方深度合作的永辉到家卫星仓业务中,已经打造出一套依托小程序、公众号、社群,快速汇聚和沉淀流量的行之有效的打法,以“社群营销”为例,双方建立了500个左右的社群,覆盖福州城区13万人,腾讯在社交关系链上的流量运营优势帮助永辉到家快速获取新增用户。永辉在零售业的强营运能力,加上腾讯在技术和流量上的支持,云创的相应业务未来效率会得到进一步提升,服务和体验也会加强。

  -5-

永辉一季度利润大增50.28%,云创去年营收增283%,分拆后都挺好!

  张轩宁最近也表示,永辉对于自身业务布局有短、中、长期规划,整体思路是:用创新业务保护核心业务,用探索业务保护创新业务,永辉云创即是承担其中创新的使命。

  创新和转型绝对是中国零售企业最重要的战略,没有之一。但没有必要非得把它装在一个上市公司体系下,因为资本市场未必会给出足够的耐心。仅仅从这个角度来说,分拆云创也是上市公司永辉超市现阶段下的最好选择,永辉云创独立,同样是云创现阶段下的最佳方案:

  1)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业绩、利润、股东利益与企业战略同样重要,永辉云创业务在发展阶段的亏损是事实,影响上市公司业绩也是事实,剥离后对于上市公司主体将不再构成业绩和利润压力,有利于永辉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和投资者的信心。

  永辉超市曾称,2018年永辉云超开店135家,2019年将新开150家店,并新进入2~3个省份的市场。之后再探索小型店,强化到家和到店能力。对上市公司而言,超市卖场这一核心业务业绩上有保障,这将让永辉超市在资本市场上有更好的形象和主动权。而云创也不再需要过多考虑上市公司主体的业绩,自主权更大。

  2)张轩宁对永辉云创抱有信心。这一点从增持股份上可见一斑。同时,云创从永辉“剥离”后,张轩宁成为云创第一大股东,持有29.6%的股权。而转让了20%的永辉超市仍然是其第二大股东,持股26.6%。从这点来看,或许并不像很多人所想的,永辉对于云创业务“失望”。这并不是说云创亏损没有给永辉带来压力,而是将这一变化的更多权重赋予在资本层面的运作可能更加贴切。

  3)张轩松和张轩宁在云创发展问题上持不同意见,一致行动人协议如果不解除,关于云创的定位、发展、路径等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只能是一方妥协另一方。由于是张轩宁在负责云创具体业务,而一致行动人协议上又必须跟弟弟张轩松保持一致,暂且不管云创未来到底能不能成功,但目前来显然并不利于云创放开手脚。另外,张轩松也表示,“法律上,一致行动人不能够有同业竞争,所以我们必须要解除一致行动人。”

  4)永辉云创获得了头部企业和机构的认可。2017年后,今日资本、腾讯、创新工场、丹晟投资等知名投资机构及互联网巨头先后战略投资永辉云创,一是看中永辉和创始人张轩宁有丰富的线下零售经验,这是其他企业难以比拟的优势。同时难得的是云创科技对新零售科技赋能的能力,而腾讯更将其作为新零售的范本予以打造。比如张轩松也曾表示,未来永辉云创可以给永辉超市赋能,双方仍然有着紧密衔接与合作。

  5)云创未来的可施展空间更大。除了在具体的开店拓展和线上到家部分,可以根据自身需求做出更灵活的计划外,在资本运作层面上,分拆独立后的云创将比在永辉上市公司体系内更具想象空间。云创已先后获得今日资本、腾讯、创新工场、丹晟投资等投资机构和互联网企业的投资,看中的除了线上线下的新零售,还有永辉云创团队和张轩宁本人具备的先天的线下基因,这是其他企业难以比拟的优势。

  6)对于云创来说,调整好永辉生活的定位和发展策略、做好到家业务,以及演绎好一家传统零售商如何变身为科技零售商,为行业企业赋能的故事,云创在资本市场的估值,或许将远超过传统零售企业。当然,这一切也要看企业实力和未来适应市场的能力。

  零售市场在近20年里经历了大卖场和传统商超两大赛道,张轩宁认为,现在来到了多样性、多业态、多品牌、多需求、数字化的零售时代。而永辉云创既是永辉尝试新业态的实验室,也是布局未来零售业的发动机。

  云创在未来的“故事”,的确比一家传统零售商更具想象力。一是有线下零售基因,创始人有过成功的管理几百亿线下零售的经验,同时云创又有线上创新的基因,并且已经摸索了几年。到家和社区商业都是千亿和万亿级的赛道,也都是未来线上线下企业共同竞逐的热点,云创一直以来也是围绕这个在布局,未来也应该不会变化。

  作为一个长线生意,零售业更需要经验、时间来沉淀和打磨,概念和花哨最终都会退场,但创新依然会前行。所以,对于云创,也许我们需要的,仅仅是再多一点的耐心。(灵兽传媒原创作品)

关键词阅读:云创 永辉 坪效 营收 分拆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